简歌

【程赵】婚贺之九·相濡以沫

最后一篇啦,九篇贺文祝你们长长久久! @奔跑的蓝汐 

(捂着肝退下

————————————


    程皓已经有大概一个月没和赵启平好好交流过了。

赵启平觉得程皓最近好像特别忙,他的诊所从前虽然慕名而来的人很多,但确定关系后程皓总是会尽量按时下班,然后去六院接他回家。可这个月,程皓在赵启平面前出现得越来越少,每天都要忙到很晚,回家时赵启平几乎都睡了。

赵启平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但他也不想和程皓越走越远,最终变成陌路,所以他打算干脆找一天好好和他谈谈,如果真的没希望了,也至少为彼此留下一个好印象,像这样维持一段苟延残喘的感情,实在不是他的性格。

 


今天程皓回来得出奇得早,可赵启平洗过澡出来,男人已经挨着枕头睡着了,一身驼色的西装还穿在身上,眼眶下的青黑显示着男人最近的疲累。

赵启平站在床边一阵沉默,最终还是没舍得将人叫醒,他叹了口气,熄了灯躺在程皓身边,却出奇地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赵启平是被程皓吻醒的。男人温热的唇瓣在他脸上流连,鼻息喷吐在他面上,引起细小的寒颤,他整个人都被圈在怀里,程皓就像一只守卫领地的雄狮。

见他醒来,程皓轻笑,“启平,再不起来可要迟到了。”

闻言,赵启平一抬头,床头的电子表显示时间已近八点,赵启平顿时面露愁色,虽然他私下喜欢玩闹,但对于工作却是十分认真,不愿敷衍了事,更不允许自己迟到或是早退。

“你怎么不叫醒我。”赵启平蹙眉看向程皓。

程皓勾唇一笑,边起身边道:“刚才这不是就在叫你嘛。”他伸手把赵启平拉起来,“快收拾一下,早餐我做好了,等会我送你去,你在车上吃。”

赵启平咬下一口三明治时回想这五个月,程皓对待他都一如今天这般周到,若从这方面来说,他倒确实不该对男人有所怀疑,可一段恋情中最重要的就是双方的交流,他跟程皓之间现在就像是在冷战,实在太让人憋屈。

下车后,程皓放下窗户叫住他,“启平,我今晚有点事,就不回家了,你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事想拜托你帮我。”

说罢,程皓冲他扬起一个笑,踩下油门驶离了六院。

赵启平有点乱,在没有病人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程皓。说来有些不可思议,他们虽然都被评价为玩得开,精于人情世故,但他们真的都是对方的第一个认真确定了关系的恋人,其实赵启平从来没处理过类似的状况,从前那些逢场作戏的对象都是一拍即合然后好聚好散,从没有一个人会让他烦恼纠结至此。

在下一位病人进门之前,赵启平甩了甩头,把过分清晰的某人暂时清除出去,一切都留待明天见到程皓之后再说吧。

当天晚上,赵启平早早睡下,也许是白天想得太多太乱,他这一夜都没醒来,自然也没见到深夜开门回来的程皓。

 

第二天,突然响起的闹钟让赵启平不耐烦地皱眉,他拿起手机瞟了一眼,立即惊愕地坐了起来,再没有半分睡意。

十点半了!!!

赵启平一股脑爬起来,一边往洗手间跑一边一脸懵,他昨晚睡前明明把闹钟调成了七点,怎么现在才响!

洗手间的白瓷盥洗台上放着一套天蓝色的三件套西装,最上面摆着一枚银色的胸针和一张字迹工整的卡片。

赵启平一走进来,便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是谁放在这儿的?他拿起上面的卡片,打着哈欠读起来。

“亲爱的启平,不必紧张,我已经帮你请了两天假。现在,请在半小时内为自己做好发型,穿上我为你准备的衣服,戴着胸针前往浦江饭店空中花园,我在这里等你。程皓。”

赵启平挑了挑眉,不知道程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程皓总归不会害他,正好他也有一肚子的疑问想找程皓谈清楚。

赵启平拈起旁边的金属胸针,这是一个主体由CZ构成的图章,看起来像是什么徽标。赵启平无所谓地耸耸肩,开始按照卡片上的要求整理自己。

半小时后,一身优雅蓝色西装的赵启平已经站在浦江饭店门前,赵启平看到门前立着一个立牌,上面的标志和他胸前的图案一模一样。看了几眼,他正要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走出来。

“赵启平!你怎么这么慢,不知道大家都在等你吗!”安迪一身白色长裙,知性又有魅力,但脸上的表情却堪称杀气腾腾。

赵启平不明所以,不是程皓要他来这里的吗?怎么安迪也在这里?

“别发呆了快跟我来!”但显然安迪没有要跟他解释的意思,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返身向酒店里走去,赵启平不好挣脱,只好迈步跟上去。

全玻璃电梯很快把二人送上顶楼,金属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赵启平怔愣在原地。

门外最先站着一个人,他身穿与赵启平款式相同的白色西装,胸前同样佩戴着胸针,脸上的笑容赵启平再熟悉不过,是程皓。

可他再向后看,心中的惊诧就越来越大。他的父母和另外两位老人站在程皓身后,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显然对这个情况十分满意;四位老人身后,就几乎全都是他熟悉的面孔,欢乐颂22楼的四姐妹、爸妈家对门的老爷子、医院带了一段时间的学生、曾经治好的小病人、六院的院长和护士长……太多了。

赵启平从小在上海长大,此时他看着这些人,就像看到了自己已经走过的三十年人生在面前如潮水般涌来。

最前面的程皓走上前来,手里拿着几张纸。

“启平,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疑问,不过那些都不急,你还记得这个吗?”程皓将手里的纸张向前递出,赵启平扫一眼,就突然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那是一份结婚意向书,是赵启平不知道哪次网购得到的赠品。他自己随手一放,偏偏被程皓看到,认真地问他是否有和他结婚的意向。

赵启平当时和程皓正处于热恋,当然,现在也是,他几乎都没怎么犹豫,就眨着眼亲了程皓一口,意思显而易见。

说真的,赵启平从没想过会遇到一个像程皓这样与他如此合拍的人,当程皓提起结婚的时候,他觉得,也未尝不可。

赵启平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高材生,立即厘清了其中的关联。看现场盛大的情况,程皓这一个月一定是四处奔走,瞒着他联系各方,只为了给他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婚礼。

赵启平转了转眼珠,狡黠笑道:“可这只是一份不具有法律效力的空文。”

程皓愣了一下,脸上的神色有些挫败。

赵启平接着说:“可我其实也不介意和你签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结婚证书。”

还没等程皓做出反应,人群已经掀起了欢呼的热浪。赵启平被推出电梯,和程皓一起被围在中间。

赵启平低头看看程皓胸前的复杂花纹,挑眉笑着问他:“自己设计的?”

“是啊,还挺好看的吧。”程皓笑得满脸褶子,整个人都散发着真心实意的开心。

赵启平突然被这个笑击中了,他想,这辈子和同一个人绑在一起,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评论(11)
热度(186)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