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

 

【谭陈】熹微2(仿生人AU)

再不更害怕被我蓝吃掉23333

——————————

chapter 2

陈亦度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时,额角的LED呼吸灯环顿时迅速闪烁成了红色,衬得青年原本古井无波的表情陡然凶厉起来,如果有人在旁边看到他的表情,定会不寒而栗。

好在陈亦度下一刻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在警报到达临界值之前恢复了常态,成功避免了异常报错信息流传回公司。

他低头看着掌中的白纸,其上DU的徽标设计让他的电子瞳孔微微一缩,大脑位置的中央处理芯片在0.029毫秒内,调取出了十年来所有觉醒自我意识的仿生人的资料,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销毁结局。

也许有些仿生人觉醒后没有被公司发现,但那只是沧海一粟,在此一事上,仿生人已...

【谭陈】熹微1(仿生人AU)

底特律其实还没补完,所以这篇私设众多,不喜勿入嘛mua

坑品不好,虽然不会坑,但是更的慢(你

————————


谭宗明像往常一样检查DU文件时,猛然发现了不对。

DU是谭宗明给他的仿生人陈亦度开的主打设计的大型公司。由于仿生人只能依照计算做出模仿和判断,却不能进行创造,所以陈亦度只处理行政相关事务,却不参与设计工作,也很少前往DU大楼,通常是由谭宗明家的一位版本较低的仿生人管家送去DU,而DU的职员则很少能见到自家这位神秘的总裁。

陈亦度这样的仿生人是完美通过图灵测试的版本,除了额角的LED灯环,外观上与人类毫无二致。而陈亦度作为最新版本的仿生人,身材比例完美,又被赋予一张英俊无...

【谭陈】一如初见(接龙联文) CH03

人在台湾,暂时没法发链接,回去补


——————————

此后一别数年,虽说谭宗明在毕业展上对那个青年怦然心动,但毕竟只是萍水相逢,不知何日再会相见的情况下,他很快把这段回忆珍藏在心底,尔后渐渐淡忘了拥有明亮双眸的青年。


谭宗明作为晟煊总裁,平日里的生活除了应酬,可以说是简单到令人窒息。他不喜过多娱乐活动,最多就是在闲暇时间约三五友人一起打打高尔夫。

但也许真的有不可言说的缘分,在友人软磨硬泡的邀请下,他出席了国内一次规模较大的时装展。

虽然对这类活动并不太感兴趣,但展会当天,谭宗明还是精心挑选了服装,以表示对活动的尊重。

他选择了最近偏爱的一个时装品牌,这牌子听说是国人创办...

【谭陈R】非典型露水情缘(ABO联文/下)

终于来了!

感谢一起开车的各位老师!

为保证连贯阅读,全文走外链了

这次真的超速了,小朋友勿入好吗!听话!

请大家pick一下我们谭陈!!!!

正文字数:5028

————————

飙车开始!

END

【谭陈R】非典型露水情缘(ABO联文/上)

虽然还没开车,但是从第一行就要走外链orz

关键词:发情期惹的祸

正文字数:2195


————————


话不多说,来吧!


TBC


【谭陈】月色

不知所云的新文风试验.....

最近身体状况全线崩溃,说好的更新也全都鸽了.....


正文字数:2006


————————

01

在遇到谭宗明之前,陈亦度很难想象自己会对一个什么人产生如此热烈而持久的感情。

从前他一直认为,自己虽然在陌生人面前冷若冰霜甚至不近人情,熟人面前偶尔搞怪,但一颗真心从来都收敛得好好的,让人捉摸不透也掌握不住。

他总觉得自己看淡了世间感情,什么小鹿乱撞,什么一见钟情,都不过是文学作品中的桥段,几十亿人挤在这一颗地球上,人人为生计奔波,哪会有那么多的命中注定。

但经典文学之所以经久不衰,就是因为其描写得足够真实,足够引起世人共鸣。也许很多事都并非...

【凌李R】我错了嘛

我们米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生日快乐!!!

赶上了!!!

本篇送给这位想看熏然认错的甜米!!

以及请pick一下凌李!!

*正文字数:2426

————————————

“熏然!!”凌远一把推开病房门,失态地冲进去大喊。

李熏然被送来时凌远正在手术,韦天舒不敢进去打扰,只好扔下手头事项跟去病房,把一切都安排好。

他正要走时,凌远便推门而入。

李熏然已经醒了,但脸色还是不太好看,手背上插着针头,见他进来,默默又往被子里陷了几分,拉着被子把脸遮了大半,只留下一双鹿眼眨巴眨巴讨好地盯着凌远。

“怎么回事?”凌远蹙着眉问。

“凌院长...

【谭陈R】度龙的同理心

*《侏罗纪世界》AU

正文字数:5027

——————————


自从地球再次进入侏罗纪时代,人类已经不得不学着和恐龙共同生存。

你会在任何地方发现恐龙的存在,或许是工艺品店中塑胶恐龙展架上,或许是国家重点保护生态森林中,或许是几千米的高空上,也许是暗无人迹的深海,又或许在你家的周围,就有一只迅猛龙和你生活在一起。

这话不是空穴来风,金融大鳄谭宗明最近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谭宗明说要去后院伸展一下时,陈亦度正忙着绘图,头都没抬地嗯了一声。直到半小时后,陈亦度才后知后觉地停了笔,发现谭宗明还没回来。

他站起身找出去,谭宅后院树丛旁,谭宗明就站在那里一动...

【凌李】人生若只如初见

复建好难…

这是高考前的一个脑洞,本来想写长篇的,但是小段子好像也不错~

正文字数:2236

感谢阅读!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沙发上的李熏然枕着凌远大腿刷微博,突然念出一句诗,凌远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干脆静观其变。

“哎远哥,这些凡人怎么都喜欢伤春悲秋的,如初见又有什么不好。”见习月老李熏然之所以到现在还是见习,就是因为他总是读不懂他任务对象的复杂心理活动。

凌远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这个故事就说来话长了。


那是见习月老李熏然开始实习的第一个任务,而他的任务对象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一...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