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庄季】婚贺之八·携手白头

这次是一个不一样的蜜月www @奔跑的蓝汐 

————————————

庄恕和季白的婚礼刚过,他们就不得不分开了。

庄恕作为一院胸外最年轻最好的专家,几乎不可能拥有长假,而季白作为刑 警大队的队长,也忙得昏天黑地,能够每天按时下班,就已经算是他们的蜜月了。

蜜月第三天凌晨,庄恕和季白同时被电话叫醒,高速路上发生连环车祸,伤亡惨重。庄恕被叫回医院进行手术,而季白的支队则被临时派去支援现场。

他们匆匆出门,分别开车上路,庄恕只来得及冲季白喊一句注意安全,季白也只回给他一个颔首。

庄恕再见到季白,已经是两台手术之后,他虽然有些疲惫,但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只好下了楼去急诊帮忙权做休息。

他帮忙包扎了几个轻伤的患者,一出来就看到满身是血的季白正垂着头靠坐在走廊角落的地上。

庄恕的心瞬间揪紧,虽然理智上知道季白应该不会有事,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害怕。

季白听到脚步声,警惕地睁开眼,看到是他才又放松下来。

“老庄,你下手术啦。”

“怎么坐在这儿?”庄恕走到季白面前,微微蹙眉问道。

“我身上都是血,弄脏了椅子不好清理啊。”季白看起来惨兮兮的,这样蜷缩在一起跟他说话,让庄恕总觉得季白需要一个拥抱。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他俯下身抱住狼狈的青年,在人脸颊上吻了又吻。季白便配合地仰着脸,软绵绵地任他吻。

如果被季白的队员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惊掉下巴。季白一向是怼天怼地的画风,谁又能想到婚后竟会是这样的绕指柔呢?

可他们不过都是普通人,纵然外表看起来再怎么强大,也总有疲倦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除了羡煞旁人的甜,也会相互舔舐伤口,窝在一起取暖,成为对方的依靠。

庄恕四下看了看,发觉这次事故都处理得差不多,已经没有一定需要他的地方了,便揽着季白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全然不顾自己衣服上也沾染了猩红。

庄恕让季白躺在小沙发上,自己坐在他旁边拿着湿毛巾给季白擦脸。

季白浑不在意地打了个哈欠道:“回去洗个澡就行了,擦起来多麻烦啊。”

庄恕不说话,还是固执地擦净季白脸颊。虽然已经清楚地知道季白安然无恙,可他就是不愿看到季白满身血污的样子,这副画面太能触动他心底紧绷着的那根弦了。

“庄恕,我向你保证,今后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全,一定替你保护好我。”季白认真起来,他当然知道庄恕所想,可他的职业注定是高危职业,他无力改变,却也不想放弃这份他热爱的事业,便只能竭力让爱人宽慰些许。

庄恕垂下眼看他,幼时的经历让他太过恐惧失去,他走不出这个迷障。

季白转转脖子,坐起来长叹一声,“庄恕,我饿了。”他知道一时无法消除庄恕的恐惧,只能在往后的日子里用行动证明了。

庄恕闻言站起身,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季白的衣服递给他,“换衣服吧,我们去吃饭。”

季白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接过衣服,狐疑地打量庄恕:“老庄,你在办公室放我的衣服干什么,睹物思人吗?”

庄恕笑起来,冲他挑了挑眉道:“以备不时之需嘛。”

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季白一看庄恕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登时一瞪眼,挥手把衬衫砸过去骂道:“你脑子里怎么净是有色废料!”

庄恕笑呵呵地接住衣服,再递回给季白。“那还不是因为我们季队……”他话没说完,但在季白身上四处逡巡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季白毫不吝啬地送他一个白眼,站起来当着庄恕脱光了衣服,然后玩味地看了看男人,“看看就行了啊,外面还一堆事呢。”

庄恕无奈,抬手虚点他几下,“越来越坏了你,行了赶紧穿吧,感冒了就不是黑豹季队,是小奶猫季白了。”黑豹季队是警队的小姑娘们叫起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庄恕听了去,时不时就拿这件事打趣他。

车祸的伤患还在术后观察期,庄恕不能走太远,两人就在医院附近的快餐店吃了牛肉饭,然后在医院门前分开,季白回队里报告,庄恕回去查房。

 


蜜月第九天,两个人都调了假,打算一起出门转转。

他们在电影院选了一部科幻大片,抱着焦糖爆米花和大杯冰可乐走进放映厅,嘻嘻哈哈地过了两个小时;又在商场里的移动KTV小屋里特意选了两个人都不会唱的歌,然后被对方可怕的跑调笑出眼泪;在高峰期挤进麻辣串串香店里,庄恕怂怂地要了鸳鸯锅,季白嘲笑他之后被麻辣锅辣得满脸通红直灌酸梅汤;在深夜的街头徒步走回家,在暖黄的路灯下肆无忌惮地接吻。



蜜月第十五天,季白带庄恕回家吃饭,庄恕被季家两个大哥拉着灌酒,还是季老爷子给他解了围,季白在一旁一边吃庄恕扒好的螃蟹腿一边看热闹,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当然,蜜月里也少不了在家里各种地方解锁各种新姿势,季白每天都担心会被邻居投诉扰民。


这就是他们的蜜月,虽然没有阳光沙滩或是星空雪原,可还是有无数细小的点滴在其中熠熠生辉,组成了他们平凡却又使旁人艳羡的生活。


评论(9)
热度(295)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