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凌李】婚贺之五·与尔偕老

私设同婚合法,给我们 @奔跑的蓝汐 

————————————————

晚饭后,正枕着凌远大腿玩手机的李熏然突然接到来自李母的电话——让他周末回家一趟,有正事。

接到旨意的李熏然有些惶恐。怎么了怎么了?家里进贼了还是李局失业了?楼下卖茶叶的不开了还是广场舞团队散了?

周末一下班,李熏然就和早已等在警局外的凌远一道杀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李局长和李母。

 ……

英勇无比的李熏然警官吓得倒退一步,正撞上刚刚进门的凌远。凌远有些好笑地扶着李熏然,礼貌地向李父李母问好。

等一对小情侣坐好,李母清了清嗓子,“什么时候结婚啊?”

满室寂静。

半晌。

“妈!!!”李熏然脸色爆红,捂着脸发出哀嚎。

“怎么啦?还不许问问啦!”李母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看人家隔壁的小刘!孩子都有了,你们俩怎么还慢吞吞的!虽然不能要孩子,但该结婚还是要结的嘛。”

李熏然顿时头大,他最怕李母念他这些。他和凌远都忙,一个整天追着嫌犯跑,一个整天跟死神抢人,两个人忙起来没一个赶得上饭点,又怎么去谈结婚这么细致又琐碎的事情呢。

想到这,李熏然有点心虚地去瞟凌远,却发现那人一点不慌张,甚至又拉起一个笑来。

凌远笑握上李熏然的手,向李母解释道:“妈,我们不是不着急,确实是最近比较忙。不过我其实已经做好计划了,想等熏然忙过这段再问问他的意思。”

闻言李母满意地点头,手指虚点李熏然,“你说你,怎么什么事都让小凌做?你们在一起了要互相分担的呀。”

李熏然十分委屈,要不是今天被问到了,天知道凌远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李熏然目瞪口呆地听到了凌远的结婚计划,从日期到地址,从婚礼请柬到婚宴酒席,从婚房婚车到蜜月度假,凌远把所有能考虑到的内容都考虑到了,毫无缺漏,听得李局长和李母都连连点头,显然十分满意。

回家的路上,李熏然还晕晕的,以致忽略了临走前凌远和李父李母的会心一笑。

虽然早知道要结婚,但他一直都没把这事提上日程,今天猛地听到凌远如此详尽的安排,心中才泛起奇异的感觉。

他坐在副驾驶座上偷瞄凌远,这个社会精英人士正专注于前方路况,好看的眉眼间还挂着几分温柔笑意,恰好是李熏然最喜欢的样子。

“看什么,被我吓到了?”凌远突然出声,李熏然才惊觉自己已经盯着人看了好一会儿。移开视线,李熏然干巴巴地笑:“没有……”

凌远降低车速,偏过头看他,“熏然,虽然刚才都跟爸妈说了,但是我们并不着急,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再结婚。所以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明白吗?”

李熏然猛地摇头反驳:“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考虑了这么多,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凌远已经转回去看路,“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其实有些是跟妈讲的时候刚想到的,也不一定可行,只是为了让爸妈放心罢了。如果你准备好了,等回家我们就重新商量这些细节。”

于是晚上十二点半,李熏然和凌远挤在笔记本前挑酒店的时候,突然整个人都懵了。

结婚,这个在一起三年都没被他提上日程考虑的重大待办事项,就这么来了。

而他的结婚对象,正在他身边聚精会神地看着酒店网页上对宴会厅的简介。

“你觉得这家怎么样?我看了看介绍和评价,音响和宴席都很不错,如果你觉得可以,我明天下班就去看看。”凌远说。

李熏然如梦初醒,赶紧凑过去看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介绍。

凌远的声音又响起来,“熏然,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李熏然愣了一下,在凌远的声音里敏锐地捕捉到了担忧和试探。想都没想,李熏然马上抱住凌远亲一口,“远哥,我真不是不想结婚,也不是没准备好,只是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嗯?”凌远不知道挑酒店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不过在接到小警官一吻之后,他倒是很愿意学习一下李熏然同志的新思想。

“这么说吧,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会和一个人这么亲密,也从没想过结婚。但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多么亲密的举动都做过了,现在我还要光明正大地踏进你的生活,合理合法地和你绑在一起,锣鼓喧天地接受亲友的祝福,这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李熏然非常认真地向凌远分析,凌远却突然把他拥入怀中。

“我可以认为李熏然警官是在向我表白吗?”凌远低笑道。

李熏然撇了撇嘴,“凌院长,我在各种场合都向你表白过多少次了。”这么说着,他还是把自己靠在凌远怀里,一目十行地浏览着半晌无人问津的酒店网站。

看了一会儿,李熏然哀嚎着钻进被子,用棉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圆眼。

“远哥!这好麻烦!还是你来决定吧!”

凌远笑着把人从棉被山下解救出来,从丢在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摞信纸,放在两人面前的小桌子上。

“猜到你不想看了,十分钟快问快答,我说几个选择,你回答我第一反应好吧。”凌远显然早有准备,不紧不慢地说道。

李熏然眼睛一亮,立即坐直身子准备开始。

“酒店是浦江饭店还是Sun?”

“浦江吧我喜欢欧式建筑。”

“喜糖还是喜饼?”

“喜糖啊甜甜的!”

“喜糖盒花纹蓝色还是金色?”

“蓝色!”

“婚车是宝马还是凯迪拉克?”

“凯迪拉克!名字长听着帅!”

“伴郎西装黑色还是白色?”

“黑色显得三哥白!盒盒盒盒盒。”

“蜜月是皇后镇还是冰岛?”

“听说皇后镇能看到星空!”

“给小朋友的红包里装五十还是二十?”

“都要吧这样可以知道谁是欧皇。”

“礼服袖扣是蓝宝石还是黑曜石?”

“黑曜石。”

“礼服配领结还是领带?”

“领结啊!”

“对戒要钻石还是白金?”

“白金低调!”

“婚礼上交换戒指谁先来?”

“当然是我!”

“婚礼蛋糕要翻糖还是奶油?”

“奶油啊上面还要一对小熊和小狮子。”

……

二十分钟后,凌远收起写得密密麻麻的选项清单,“差不多了,其余就是实操,我明天下班先去看看。”

李熏然倒在柔软的枕头上笑他,“远哥,互联网时代我们不需要事事都出门调查了好吧。”说着,他转身去瞟了瞟床头的电子表,立即坐起来去拉凌远。

“都一点多了,老年人快点躺下睡觉了!”

凌远被他拉得倒下,就势揽着李熏然往怀里收收,“嗯,睡吧。”

话是这么说,但半个小时后李熏然还是大睁着眼与天花板深情对视,旁边的凌远动了动,转过来看他。

“睡不着吗?”

李熏然吓了一跳,虽然凌远以前的睡眠质量不算好,但在一起之后,凌远在他身边总是可以很快安睡,这种情况已经很少出现了。

他嗯了一声,把自己滚进凌远怀里,被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包围。

“你怎么也不睡,医院出问题了?”

凌远摇头,沉默一会儿才说:“我只是……很高兴。”

李熏然埋在凌远怀里,看不到凌远说这话时的表情,但这句话却实实在在敲在他心上。

凌远作为一个社会精英人士,永远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感觉。就像今天,李熏然只觉得凌远的计划非常周密详尽,却没想到凌远会像他一样激动得睡不着,毕竟凌远一直是一个有条不紊的人。

于是理所当然的,李熏然抬头,恰好遇到凌远好看的薄唇,两个心意相通的人便立即吻在一处。

也不知吻了多久,但两人分开时都有些气喘,还明显得有些情动。

凌远很明白点到为止的重要性,放开李熏然不再继续,“好了,明天你还要上班。”

李熏然点点头,也转去另一边。

“晚安,远哥。”

“晚安。”

琐碎而复杂又有什么关系呢?爱你,不就是生活中一个又一个平凡而细小的事情的总和吗?因为爱上了你,所以我愿意与你一起经历一切,无论暴风骤雨或是细水长流。


评论(14)
热度(331)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