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洪周】婚贺之二·同甘共苦

给蓝蓝 @奔跑的蓝汐 的婚贺

————————————

被洪少秋接回来之后,周凯变得沉默了不少。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洪少秋对他的感情,一个前途正好的男人,默默等了他十年,任谁也不会无动于衷。

但周凯不敢对他的示好有任何回应,他是一个有污点的人,本就不该出现在洪少秋身边,只是他舍不得,才迟迟没有下定决心离开罢了。

洪少秋帮他在城郊的市场开了一家水产店,虽然新店盈利不多,但也足够他日常开销。洪少秋下班后经常过来帮他干干杂活,与他坐一会儿,再带他回家。

日子本来就该这么平淡地一路下去,但人生偏偏充满了事与愿违,事情总是不会向着预期的方向发展。

洪少秋下了班,照旧去了周凯店里,刚踏进店门,就看到周凯面色有异,正想问他,却听见店外一阵不寻常的喧闹声。

周凯就站在门口,向外一看就变了脸色,一把抓住洪少秋推出门,急促说道:“快走!”

狭窄的市场里涌来一群提棍拎刀的人,正迅速向这边靠近。洪少秋见状,自然不肯走。拉扯间一群男人已经逼近,周凯无法,只好反手拎起了一旁立着的PC管,前跨一步将洪少秋挡在身后。

一群男人围上来,为首的花衬衫抛着一柄小刀,冲周凯笑道:“凯哥,哥几个找你找得好苦啊,既然都到这份儿上了,我们也该算算总账了吧?”

周凯望着他淡淡道:“有什么好算的,都过去这么久了,还不肯放过我吗?”

“凯哥这话就不对了,该算的账我可都给你记着呢,怎么能不算呢?”

洪少秋起先没出声,听了几句就知道是周凯以前的那些所谓兄弟找来了。他皱了皱眉,从周凯身后走出,也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亮了自己的工作证,云淡风轻地说:“还算吗?”

领头的人一看这架势就有点怂了,但还是不肯放弃,冲着周凯阴阳怪气地说:“怪不得凯哥一点不怕,原来是靠男人啊。”

周凯一愣,随即一股怒气升腾起来,他们怎么对他都无所谓,毕竟当年是一本算不清的烂账。但洪少秋不同,他们从来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不该被拉进这泥沼里,更不该得到这种令人作呕的评价。

但他还没动,洪少秋却已经动了。他反手收起证书,一拳砸在了花衬衫脸上。花衬衫意料不及,被巨大的冲量击得仰摔过去,半晌爬不起来。

这一拳就像投入平静湖中的一粒石子,瞬间激起千层浪。人群冲上来,混战即刻开始。

周凯跟他们出身一样,清楚他们的那些下三滥招数,对上他们暂时还撑得住,而洪少秋学的是格斗和散打,自然一时也不会落于下风。

两人在包围圈中背靠背,不断应对挥舞着的棍棒和锋刃,血脉喷张间,周凯还听到了洪少秋拳头砸在人体上的闷响。

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三四十人呢,渐渐的,周凯和洪少秋还是挨了不少拳头。

洪少秋面前的人向前冲来,手里的钢管却晃过他指向他背后的周凯。洪少秋呼吸一滞,立即侧身挡开这人,但这动作让他失去了部分视野,另一侧的红毛趁机挥着匕首上来,周凯回头的时候,正看到飞起的银光和一闪而过的血光。

洪少秋闷哼一声,回身一脚踹开这人,拉住瞬间赤红了双眼的周凯,冲他俩一直在移动的方向猛地冲去。周凯手里的PC管一晃,重重击在面前挡路人的肩上。塑料管应声而断,但那人也被这股力道撞得踉跄,周凯趁机带着洪少秋冲了出去。

两人一路狂奔,周凯不时回头观察,洪少秋则虚捂着伤口面色苍白地跟着他。直到跑进一个废弃的公园,周凯才确定再没人跟着他们,停下脚步便仰倒在铺满青草的地上大口喘息。

洪少秋也好不到哪去,或者说是更糟。他半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右手艰难地从左边裤兜里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周凯只听到他跟对方说了这边的情况,又叫接听的人尽快带人来,便挂了电话。

洪少秋收起手机,仍然捂着左臂。他摔坐在周凯身边,呼吸渐渐平缓,甚至低得周凯几乎听不见。

周凯坐起来,扯下一截衣料给洪少秋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至少让伤口不再大量出血。

“没受伤吧?”洪少秋一直没说话,等周凯包扎好了才突然问。

周凯闻言鼻子一酸,这个男人明明自己受了伤,明明落魄到现在这种情况,沉默了半晌后,说的第一句话竟还是在关心他。

周凯摇了摇头,转回头看他:“你真是……都让你快走了!”

“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把你留在那。”洪少秋闭着眼睛,脸色更加苍白。

周凯顿了顿,又问:“疼吗?”话音未落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那样触目惊心的伤口,怎么可能不疼。

“很疼。”洪少秋仍然闭着眼垂着头,但语气却无比认真,“可是我愿意。”

周凯低下头,一滴泪迅速落进泥土里。他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再苦再累也从没哭过。可是今天,满身狼狈的洪少秋坐在他身边,一句话就让他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松了下来。

他听到自己心里长久存在的条条框框都在崩塌,仿佛忽然走进了一个新的天地,他终于敢放下某些一直顽固坚守的东西,再去争取一些渴求已久的东西,还听到心里早已被埋下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洪少秋。”周凯叫道,随手拔了根草棍抓在手里。

男人立即睁开眼睛看他,却不期然被在手心里塞了什么东西。

“你愿意的话,这辈子,我们就这样吧。”周凯望着天边飞旋的雁群,低低地说。

洪少秋怔愣一下,并不明白周凯的意思。然后他低头细看,一枚草编的指环正静静躺在他手心中。


评论(10)
热度(246)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