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黄曲】海之救赎(豪华游轮系列/污/一发完)

 双十一,一个正在国内逐渐兴起的节日。晟煊集团旗下的游轮事业今年获利不少,谭宗明也因此获得了厂商赠予的海洋游轮之旅。几经周折,黄志雄和曲和作为杜见锋与赵启平的好友,也登上了这艘海洋量子号,开始了这次为期六天的海上之旅。

第一天大家互相还不熟悉,也还有些放不开。但他们都非寻常人物,随着逐渐的熟悉,一众人很快便热络了起来。

不知为何,黄志雄甫一上船,便觉得心中有些许压抑。但他没当回事儿,不久便把这事抛在脑后,专心与众人交流谈笑。

风平浪静,登船的第一日很快过去。夜里,黄志雄搂着玩闹了一天已经熟睡的曲和,迟迟没有入睡。

半晌,他轻手轻脚地爬起来,穿好衣服走上了甲板。微风拂过海面,带起微小的波纹也带来潮湿的水汽。黄志雄一言不发,面色紧绷地盯着一望无际的大洋,许久许久。

他突兀地慌了神,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情绪再次席卷了他的内心。这片海洋,看似风静波平,实则暗潮汹涌,这令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他曾亲身经历的那场旷日持久而又杀机四伏的战争。

暴力、嗜血、杀戮、绝望,几乎在一瞬间,诸多负面情绪充盈了他的脑海。可下一秒,黄志雄就用力地甩了甩头,不再凝视海面,坚定地转身返回。

第二天黄志雄把情绪隐藏得很好,表面上仍是一派悠闲,而时不时攥紧的双拳和怔怔望着海面的神情,还是泄露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可是有谁会注意到呢?所有人都玩得开心,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不寻常。

这一夜他依旧没有睡好,好容易睡着的时间里,那些血腥黑暗的梦境也占了多数。等到天蒙蒙亮,他从梦中惊醒,才发觉冷汗已经濡湿了睡衣。

曲和对这一切毫无所知,正缩在黄志雄怀里呼吸平稳地睡着。黄志雄长出了口气平复呼吸,闭了闭眼,试图将那些阴暗面驱逐出境。然而收效甚微,他只好低下头,轻柔而虔诚地轻吻曲和头顶。

这天上午,一群警察军人嚷着要比赛攀岩,黄志雄兴致缺缺地靠着曲和旁观,只在另一对秀恩爱的时候吹了个口哨跟着起哄。

变故发生在这日下午,不知聊到什么话题,曲和与精通钢琴的赵启平一起,被众人闹着要求合奏一曲。二人都没有什么意见,简单商量了一下合奏的曲目,曲和便回房去取他随身带着的大提琴。

钢琴轻快华丽,提琴低沉悠扬,之前虽未排演过,但二人却十分默契。围观的众人无不惊叹艳羡,看向曲和的目光中更带上了欣赏的神色。

黄志雄站在一旁,目光温柔地看着专心演奏的曲和。曲和真是天生的音乐家,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拉动琴弦,就像是站在光芒四射的舞台上一般。

被强行压制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爆涌,黄志雄狼狈地移开目光,有些慌乱地调头就走。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但他知道他现在必须离开曲和身边。不然暴戾的情绪一旦失控,恐怕最先受到伤害的便是曲和,而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他随便找到一家酒吧,试图像从前那样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紧皱着眉,向吧台服务生随便点了几瓶烈酒。

褐色酒液倾入剔透的玻璃杯,随即便被黄志雄仰头灌入喉咙。辛辣的味觉刺激终于让他找回了一些冷静,他二话不说便又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服务生有些狐疑地看着黄志雄,不明白这位客人为什么在其他人玩乐的时候跑来酗酒。本着负责的态度,服务生悄悄拉上酒吧大门,跑出门到同在甲板这层的露台,通知这艘船暂时的主人——谭宗明。

谭宗明闻言便蹙起眉头,看向仍在演奏的曲和,思量一二便打定主意出言打断:“曲和,黄志雄突然跑去酒吧点了几瓶烈酒,虽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我想你应该去看看。”

原本悠扬的乐声突然转音,如裂帛般戛然而止。曲和立即站起来,看向一脸严肃的谭宗明,着急问道:“真的?他现在在哪儿?”

谭宗明颔首,“这位服务生会带你去。”

曲和点点头,迅速把琴收回琴盒,向众人表达了歉意,便急匆匆跟着服务生离场。

一路小跑着到达酒吧门口,曲和拉住服务生叮嘱道:“我想接下来没有需要你来帮助的地方了,今天你可以先去休息。”

服务生闻言感激点头,在这艘游轮上,大部分非热门的店铺都只配备一两名服务人员,虽然工作很清闲,但还是有些劳累。如今能够得到休息的机会,他自然是毫无意见。

曲和温柔地笑笑告别服务生,推门进入了黄志雄所在的酒吧。

灯光昏暗,曲和眨了眨眼才适应了暗沉的环境。他一眼就看到了抱着酒瓶蜷缩在卡座里的黄志雄。顾不了太多,曲和大步走过去,一把夺下黄志雄的酒杯,将剩余酒液一饮而尽,眼眶通红地瞪着黄志雄。

黄志雄已经喝了大半瓶酒,虽不至于醉倒,但反应还是慢了一些。他慢悠悠抬起头来,看到是曲和却又连忙低下头。

“你来做什么?你快走!”黄志雄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慌张。

曲和一言不发地坐到他的身边,抢过酒瓶又倒了一杯酒。不等他再有动作,黄志雄就一把抓住他,“你干什么!”

曲和不看他,声音闷闷地说:“既然你有什么事都不告诉我,还躲着我,那我只好陪你一起喝。”

黄志雄苦笑一声,“曲和,我不是想瞒着你,但你也知道,我这个病一犯起来,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万一伤到你,我……”他的声音颤抖,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他根本不敢想象这种结果。

曲和叹了口气,轻轻放下酒杯,突然略带凶狠地扯住黄志雄的衣领,轻柔却不容反抗地吻上黄志雄的薄唇。

黄志雄僵在原地。

他在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遇到了曲和,曲和笑容洋溢,在不经意间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为了曲和,黄志雄才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巴黎,他失控地砸毁了曲和的小公寓,他至今还记得曲和颤抖着抱住他时的样子。也是从那以后,每当他控制不住暴戾的情绪时,就会从曲和身边离开,防止自己做出伤害到爱人的事情。

黄志雄缓缓抬起手,用力地把曲和拥入怀中,发狠地啃噬着恋人的唇瓣。曲和被他箍得有些疼,但他没有挣扎,只是认真地回应着黄志雄的吻。

半晌,两人喘着气分开,曲和看了看黄志雄的脸色,确认他的情况没有变差,才凝视着黄志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可是,黄志雄,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保护。从上船以来,我就发现你的情绪不好,可我不想问你,我想你主动开口。可你不仅不告诉我,还一个人躲在这里灌酒。你不想我受伤,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曲和也激动起来,他了解黄志雄曾经的经历,也正因如此,他就更害怕失去。

黄志雄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他一把抱住曲和,声音低沉地说道:“对不起。”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我们是恋人,黄志雄。”

“是,我爱你。”黄志雄从善如流地改口。

曲和温柔地笑起来,打开一旁的琴盒,取出他最珍视的大提琴,“你刚才趁我演奏的时候离开,是不是吃醋了?”笑意盈满双目,曲和勾着嘴角问道。

黄志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还是坦诚地点点头。

曲和瞪大眼睛,喷出一阵笑来,“不是吧?怎么搞的好像我欺负你似的?你早说我就不答应他们了。没关系,现在我只为你一个人演奏。”说着,他双手联动,拉响了提琴。

一支浪漫曲低沉悠扬,悠悠响进黄志雄的心里。他看着专注于手中乐器的曲和,不由得想凑过去讨一个吻。

————————

石墨

————————

“对不起……”黄志雄心疼地吻着曲和的满脸泪痕,愧疚地说道,他不是有意把人吓成这个样子的,但他总忍不住欺负小孩儿的心。此时看到曲和这样,黄志雄恨不得抽死刚才的自己。

曲和闻言没有说话,只是恨恨在黄志雄肩上啃了一口。黄志雄倒抽一口冷气,顿时想起方才曲和的话。

“谢谢你,我爱你。”

黄志雄给曲和整理好衣服,装作没有看到曲和泛红的耳垂,抱着人向他们的房间行去。

风停浪静,只余微风轻拂过海面,波光粼粼反射出朦胧的月色,打在紧紧贴合的两个人身上。万籁俱寂,只有脚步声和衣物的摩擦声悄悄响着。

黄志雄不着急,今晚月色很美,他不介意带着曲和多看一会儿。

曲和也不着急,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他不介意一生与黄志雄相拥而眠。

评论(19)
热度(137)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