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东凯】整肃家风(PWP污一发完)

RPS预警,勿扰真人!

抄送 @坂田氏推土机 土鸡太太,一篇夏天的车生生被我拖到现在.......我不对我有罪我忏悔,希望土鸡太太不要嫌弃我(跪

前半段文力max的部分是太太的,后半段干且柴的肉是我的

——————————

      仲夏夜风潮湿而蒸腾,靳东合上书,打算暂停一下盲目的等待。

      他看着墙上的钟,已经十二点了,正值午夜。

      说话不算数,该罚。

      他打算去洗个澡,褪去一身疲惫,好应对接下来的,某些人正中他下怀的晚归。

 

      有自知之明很重要,至少王凯是有的,这一点,从他小心转动钥匙开门的动作里,纤毫必现。

      “东哥?哥?”

      客厅不大,贵在看起来宽阔温馨,王凯听见自己的声音空荡荡的游窜了几圈,又打回来。

      房间那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他勾唇,原来在洗澡啊。

      砧板上的肉,竟然这么有觉悟。

 

       浴室在房间的另一端,王凯悄悄摸过去,水声已经变得混浊起来。他猜靳东一定是刚刚冲洗掉头发上的泡沫,然后习惯性向后一抹,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还有发际线突兀出来的美人尖。

      他格外喜欢那点犹记多情的发丝,每次探上指尖,都被靳东夺下手指,压进被子里,末了还沉沉道一声,“别闹。”

  

 

     “哥?” 

      浴室里的人清清嗓子,端出一副游刃有余的做派,朗声道,“回来了,还知道回来?”

      “我是因为工作,正当理由,不能做数的。”王凯道,他转转眼珠,又折磨了许久那门框上的挂件,浴室里的人还是不做声,只是水声淅沥和时不时的脚步徐徐,莫名让人心痒。

       “哥……”他放柔了声调,“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门那边的人像是轻笑了一声,“去客厅等着。”

     

      啧,王凯抿唇,语气非常强势啊,我如何能坐以待毙?

      王凯倒是乖乖在客厅坐下了。

      他掏出手机,一边坏笑,一边盘算着拍点什么好。

 

    

      浴室里断了水声,接下来的动静也是他熟悉非常的,他猜测着靳东关水龙头的动作,想着他正在披上浴巾,在腰间挽了个节,然后迈步,打开门——

      “王凯?”

      “哎!”客厅里有人雀跃回应了一声,靳东轻笑,略微一想便知,那臭小子这么乖,一定有鬼。

     “哥,你在那边磨叽什么呢?”

      靳东抬手抹去了额角的水珠,几缕头发还滴着水,他拉着脖子上的毛巾,应言出来,“敌军一定有诈,我在想对策——”

      “哈哈哈哈哈等的就是你!”

      客厅的灯光为了配合那暖黄壁纸,特意柔和了些许。王凯掏出手机一顿猛按的时候,闪光灯嚓嚓嚓响个不停,闪的他自己也看不太清前面,一连按了十来张才停下,抬头一看,失望道,“哥,人家小姑娘说的一点没错,你真是个老干部,大热天的,洗完澡也不说光个膀子。”

      “光膀子好让你偷拍?”

      几缕短发遮了眼,靳东插着手指抹到脑后,眼里还带了几丝浴后水雾迷蒙的暖意,他一把拎过王凯手里的手机,左左右右划了两下,“你代言这手机,只有前置摄像头美颜?”

      “怎么,你觉得自己不够帅?我觉得够了。”王凯猫着腰看靳东倒腾他的手机,还带着热水气息的手指划过几张主人的自拍,在照片上的眉眼处流连,王凯面上一红,眼疾手快按掉屏幕,“哥,你快擦擦头发吧,滴我一身的水。”

      靳东“啧”了一声,把毛巾塞进王凯怀里,“你给我擦。”

      王凯认命似的站直,按着靳东坐下,用柔软的毛巾裹住靳东的头发认真地轻轻擦拭。擦着擦着他又觉着不对,靳东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王凯低头一看,靳东正翻他自拍相册呢,一张一张翻过去看得倒是认真。

      “哎!哥你干嘛呢!”王凯扔下毛巾扑到靳东身上去抢手机,“哪有你这样的啊!”

      靳东正愁怎么逮住王凯好好收拾一顿呢,没想到这小狮子这就已经自己跳进怀里了。

      靳东扔开手机,一手搂住王凯,另一只手点点他,一副凶神恶煞的语气,“我有没有说过,再敢偷拍,严惩不贷?你还敢来,看来我是该收拾收拾你了。”说着不等怀里的人反应过来,就把人转了个方向,一把扯下他的裤子。

      下一刻靳东的手就招呼上来了,一巴掌打得王凯差点跳起来,“哥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整肃家风呢。”不说还好,王凯这么一嚷靳东就更生气了,巴掌毫不留情往王凯屁股上拍过去,“没跟你说过别在外边呆那么晚?还工作需要?什么工作能到大半夜?”

       王凯转转眼珠,在靳东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一个笑来。饭局早结束了,他故意开着车在二环绕了好几圈才回来,就是盼着这个呢。但是他说出的话里却放低了姿态,“哥!哥!哎呦疼呢!我错了还不行嘛——”他故意拉长了尾音,听在靳东耳朵里,心都连带着痒痒的。

      靳东却不那么好说话,根本不停手,一下一下打得毫不留情,很快王凯圆润的股尖就开始泛红。

      王凯真是怕了,扑腾着挣扎起来抱上靳东的脖子,“东哥,哥,我真错了。”

————————

不老歌观众席

简书观众席

————————

      靳东把他的狮王送上床,躺在旁边嘴角止不住泛起笑意。

    王凯困得迷迷糊糊,仰起脸来问他笑什么,靳东亲他一口,“在咱家,你总还是说了算的。”

评论(18)
热度(243)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