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楼诚】花信(花吐症paro/虐/he)


        是夜,明楼合上面前的文件,疲惫的靠上椅背,抬手抚上太阳穴使力按揉了半天,却发现头疼不仅没有半分好转,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明楼叹了口气,准备去给自己倒杯水缓缓。刚一站起身,一阵强烈的眩晕突然袭来,明楼一个没站稳倒回了椅子,倒下的冲击力使椅子和地面之间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明楼索性就坐在椅子里,想等着这阵来势汹汹的头疼过去。

       正当此时,明楼书房的门一下子开了,阿诚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见明楼没事,才松了一口气。看到明楼按在额前的手,阿诚皱起眉头走过去,抬起手帮他按摩,问到:“又头疼了?”

        明楼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阿诚只以为他是被头疼折磨的紧,也不说话了,只是娴熟的给明楼做着按摩。

        明楼太阳穴一阵一阵的疼,他感受着阿诚指掌间的力度,又被阿诚身上皂角的清香包围着,他突然感觉心中深藏已久,却依旧鲜活浓郁的感情,像是被打开了闸门,抑制不住的想要宣泄出来。他暗暗握住了拳,试图抑制住这突如其来的冲动。

        明楼深知,他不能说。他只是默默的坐着,紧闭着眼,眼珠却不停的转。

        过了不知多久,明楼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些什么,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明楼觉得,自己大抵是快要疯了,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冲动,想要把心中深埋多年的秘密就这么告诉阿诚。明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终于出了声:“阿诚啊。”

        阿诚正认真的给明楼按摩,希望以此让明楼好过一些,听到明楼唤他,怔了一下,停了手俯下身看他,“大哥?”

        明楼睁开眼,一脸疲惫的说:“去给我倒杯水来吧。”说着话伸手从衣兜里拿出了阿司匹林。

        阿诚皱眉盯着明楼,“大哥,你今天已经吃过药了,不能再吃了。”

        明楼此时心中纷乱,只想让阿诚尽快远离自己,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也不多想,只笑着说:“行,不吃了,给我倒杯水来喝总行吧?”

        阿诚点点头,转身出了书房。

        明楼依然坐在椅子上没动,他闭上眼,任由思绪回到了他们还在巴黎的时候。

      ——————时间分割线——————
        巴黎的冬天也是温和的,没有酷寒的天气,让人也不由的沉静下来。

        彼时明楼还在巴黎大学攻读经济,阿诚也陪在他身边。不过时值期末,两人都为自己的考试和论文忙着,又不住在同个宿舍,倒是有好几日没见了。

        明楼一边思忖着论文中要修改的部分,一边就想起了阿诚,几日不见,倒不知他怎么样了。然而日期将至,明楼也实在没时间去看看阿诚,就又回了宿舍埋头修改论文。

        明楼改着论文,心里却烦躁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阿诚这几天也太忙了吧?”明楼这样想着,“平时就算再多事情,每天也总要来见我,这几天却一面都不露。”明楼越想越奇怪,手下不自觉加快了速度,硬生生的用一下午就赶完了本应还需两三天才能完全成型的论文。

        明楼收起论文,心里还是不安,思前想后还是不放心,决定亲自去阿诚那儿看看。说去就去,明楼径直出了宿舍,买了点阿诚平时喜欢吃的东西,向着阿诚宿舍方向去了,倒是没注意自己不同寻常的紧张。

        阿诚与明楼学的不是同一个专业,宿舍自然离得远了,明楼匆匆到了阿诚的宿舍,推门便进。却不想看到阿诚正在给自己手臂上的伤换药。明楼心头一紧,不等阿诚解释,就锁了门走过去,冷着脸接过阿诚手中的药瓶。

        阿诚看到明楼的脸色,知道大哥生气了,也不敢出声,就僵硬的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看着明楼。

        明楼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就把目光转到阿诚的伤口处。一看之下,明楼的心脏骤然缩紧,一道长长的刀伤就横在阿诚右臂上,却缝合得歪歪扭扭,想来是因为阿诚一只手不方便操作,索性就随意处理了。明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中无端的就泛起一阵疼痛。他沉默的拿起阿诚身边的医疗包,动作轻柔的,小心的给阿诚处理伤口。

        越看明楼越心惊,阿诚的伤口没有得到好的处理,此时已经有了要发炎的迹象。明楼瞪了阿诚一眼,沉声说道:“忍着点。”

        阿诚点点头,不敢再说话。

        明楼见他这样,也不再说话,低下头专心致志的给他处理伤口。明楼一点一点拆掉了阿诚自己缝合的线,又小心翼翼的给伤口消毒。他叹了口气,好好的把伤口缝合起来,又包扎好。整个过程就像在对待什么珍宝,一丝不苟又满含情意。

        反观阿诚,整个过程中虽然疼得厉害,却一动不敢动,浑身绷紧的坐在床上,思考着解释的话语。见明楼处理完了,想说话又被明楼身上的阴霾给吓回去了。

        明楼也不说话,就沉着脸坐在那里,心中却是百转千回。

        不知过了多久,明楼终于抬起头来看阿诚,张嘴出了声:“阿诚,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明楼心里很不好受,从小一直跟着自己的,一直信任着自己的阿诚,悄悄的参加了自己所在的组织,开始出生入死。自己却一直被他瞒着,虽然明知阿诚是不想让他担心,但明楼还是很不高兴。

       他倒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也是瞒着阿诚参加组织的。

        阿诚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大哥会说出这样的话,之前心中盘算的解释之辞全都说不出口,只是急急的解释道:“大哥,我…我不是…”说着阿诚却迟疑了,不是什么?自己确确实实是瞒着大哥了,自己和大哥之间本不应有秘密的,这么想着,阿诚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是?不是什么。”明楼挑挑眉,“不是瞒着我?不是受伤了还不肯找我?不是背着我去出任务?”明楼停了停,一脸严肃的说:“我现在以我党巴黎小组组长的身份,向你宣布下一个任务,在你伤好之前,保持静默!”

         阿诚被明楼这一大段话给说晕了,他张了张嘴:“大哥…你……你怎么是组长?”

        明楼叹了口气,坐到阿诚身边去,“阿诚啊,我知道你想救国,你有一腔热血,但是这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同我商量一下?大哥在加入组织的时候,也像你一样,满腔热血。我不仅想救国,我还想保家。我想保护你,保护大姐和明台。可你,你怎么也走上这条路了!”明楼心中充斥着一股酸涨的情绪,他不等阿诚回答,就接着说:“我本想拒绝你的申请,但我还是同意了,我不想限制你,我想让你有独立的人格。一直以来,我给你分配的任务,都是尽量简单,尽量安全,这次的任务,我本想着你会等考试过了再去,到时候我好去照应你一下。却不想你如此着急,还受了伤回来,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阿诚更晕了,他没想到大哥是自己的领导,也没想到大哥会如此在乎自己。阿诚一直都觉得,大哥并没有像在乎大姐和明台那样在乎自己,但这样正好,不然阿诚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明楼了。此时却发现,一切都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阿诚感觉十分温暖。

        他正想开口说话,明楼又出声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饿不饿?”他才想起自己带来的食物。

        阿诚摇摇头,说:“大哥,我不饿。”明楼见他神色有异,抬起手摸了摸阿诚的额头,手下滚烫的温度吓了明楼一跳。他暗骂自己的不小心,连阿诚发烧了也没发现。

        明楼把阿诚的床收拾好,不由分说的按着阿诚让他躺下,又给他盖好被子,才说道:“自己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阿诚躺在床上,低低的唤他:“大哥……”

        见阿诚虚弱的模样,明楼不忍心再说什么,他站在床边,给阿诚掖好被角,说;“你先睡会儿,我去买药。”说着转身出了阿诚的宿舍。

        阿诚见明楼走了,再也撑不住,很快便睡着了。





       作为一个废话多的人,我果然在第一章根本没写到花吐的任何情节,而且我觉得第二章也不会有……本来是一个愉快的短篇,大概要被我肝成中长篇了qwq

评论(13)
热度(194)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