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谭陈】甜蜜心绪

和各位太太的一个突发联文!
对不起我无法冷静!!
爆肝了爆肝了!!!
昨天产东凯了今天来谭陈吃糖糖糖了!!啊!!!
今夜我们都是土拨鼠!!!!!

————————————

01

陈亦度喜欢吃糖。

说实话,设计圈中人大多有吃糖习惯,毕竟有时忙起来根本顾不上吃饭,饿的时候来一块糖补充体力是很好的解决方案。

但陈亦度不是,他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吃糖。

味蕾被满溢的甜蜜滋味柔柔包裹,脑啡肽分泌使得心情愉悦。在把小小糖块放进口中后的短暂时间中,一切烦躁都被涤荡,只有最简单的幸福和愉悦。

对于陈亦度来说,各型各色的糖果是他孑然人生中少有的甜蜜点缀,让他偶尔能放松下来,缓解环绕在心脉上枝枝蔓蔓郁郁葱葱的孤独。

但陈亦度又是一个十分注重身材管理的人,即使再怎么喜欢,他也严格控制着自己,一天只吃一块糖。于是,DU总裁喜欢糖这个秘密,被他完好地保存了十几年,从来无人知晓。

02

直到他遇到了谭宗明。

也许在爱情面前没有人藏得住秘密,陈亦度如今十分认同这点。嗜糖也好暗恋也好,在谭宗明和煦的目光中全都无所遁形,一一暴露。

但这种暴露并没有给他带来尴尬或难堪,因为谭宗明很快有了行动,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中向他吐露了心绪。

原来,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正式确立关系后,谭宗明很快便知晓了恋人这点小小的可爱喜好,然后立即全权接管了每天早晨为陈亦度准备糖果的任务。

陈亦度原先对各类糖没什么偏好,通常是顺手抓几颗放在衣兜里,吃到什么口味全凭缘分。

但由谭宗明来包揽这事之后,他渐渐发现了不对。

03

刚确立关系的那段时间,正赶上DU接手一个大case,陈亦度每天忙得昏天黑地,有时连办公室都来不及出,就直接缩在椅子里昏睡过去。

谭宗明知道他一定忙得脚不沾地,水也顾不上喝一口。于是那几天,度总衣兜里掏出来的,不是润喉糖就是士力架,有时还有俄罗斯的巧克力夹心威化。

包装华丽的长条威化裹着令人心动的白巧克力,酥脆的饼干融化在口中,及时地填补了体力的缺口。

陈亦度第一次看到这个时,简直哭笑不得,这包装要是再大点,还怎么算是糖,根本就是一份小点心了。

不过谭宗明的这些准备确实满足了他近期的需求,他便也没出言反驳,反正总归是甜的,大小就没必要太在意了。

于是在策划案结束后,陈亦度顺水推舟地答应了谭宗明的上垒请求,当晚就在谭宗明的灰色床单上一起滚了个痛快。

04

令人腰酸背痛的一个晚上过去,陈亦度照常去了公司,处理好大小事务才习惯性地伸手摸糖。

一块太妃糖。

温柔的焦糖色奶糖裹挟着甜蜜的炼乳夹心,初见时并不惊艳,一口咬下,浓郁的香甜气息便溢满口腔,浓稠的红糖炼乳在舌尖流动,与胶着的奶糖一同滚入喉头。

陈亦度靠在椅子里足尖点地,整个人便随着椅子旋转起来。他很少吃味道如此浓郁的糖,因为当太浓的甜味散去,之后留在口腔中的便是难言的酸。

不过他现在倒没这种念头了,谭宗明早晨走时塞给他一个保温杯,要他吃过糖之后记得喝。

一杯红茶,很好地冲淡了糖浆的甜蜜,却没有完全带走它,反而和留下的甜味相得益彰,更令人愉悦。

第二天是一块手工制硬饴糖。

麦芽的香气穿过油纸微微散出,透着诱人的淡黄色。

陈亦度没急着吃,而是从衣兜里又掏出一张小纸条——是谭宗明早晨塞进他手里的。

“饴糖有生津止渴润燥之用,冲泡嚼食皆可。”

陈亦度抿出一个笑,咬下一半糖块含在口中,然后把另一半丢进手边的温水中,边感受口中温和又绵长的甜味,边看着一个又一个小气泡离开疏松多孔的糖块,升到水面打转。

第三天是巧克力牛轧糖。

微苦的奶糖裹着碎花生被切成规整的方块,包裹在透明的塑封里,显得格外诱人。

陈亦度拆开包装,一边嚼嚼嚼一边想,最近的糖真是太甜了,是属于在各种糖里都算太甜的那一部分。他简直不消思考便能体会到谭宗明不加掩饰的喜悦。

之后谭宗明塞进他衣兜的糖又恢复了原状,都是他们家糖盒里的固定项目,早晨抓一块带走即可。

05

后来某天晚上,陈亦度去参加酒会,毫不意外地被灌了酒。

说也奇怪,有时世界会推着你走。DU规模还小时,陈亦度完全不会因此困扰,不想喝就找借口离开,并不太在乎他人的意见。但现在,DU集团已经是设计界中流砥柱般的存在,他肩负的已不止是他个人的梦想,还有员工的生活。为此他不得不接受一些改变,比如这样的应酬。

当晚回家后,陈亦度少见地露出了稍显脆弱的一面,跌跌撞撞地走到书桌前坐着的男人身后,俯下身从背后抱住他,将头埋在谭宗明颈窝。

谭宗明有些意外,虽然在一起后他通常处于主导地位,但这绝不意味着陈亦度是一个弱势的人,相反,陈亦度不过是愿意接受他的照顾,甘心让自己看起来需要被照顾。

可今晚明显不同,谭宗明坐在椅子上,明显感受到陈亦度喷在他颈间湿热的呼吸,和他微微颤抖的手。

谭宗明的心一下就揪紧了,这样的陈亦度是他第一次见,让他更想将人搂在怀中,轻声细语地安抚。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握住胸前陈亦度的小臂,温柔而坚定地把他拉进怀里,缓缓吻上那张吐着酒气的薄唇。

第二天一早,陈亦度在温暖的怀抱中醒来,虽是宿醉但却并不头痛,只是慵懒地向后靠去,挨上爱人热烫的胸膛。

下班前,陈亦度掏出今天份的糖,发现那是一块酒心巧克力。

普通的巧克力包裹着香气四溢的酒液,需要全部吞进口中再细细品尝,否则酒液会混着融化的巧克力液染脏手指甚至衣物。

想起昨晚谭宗明的怀抱,陈亦度不难理解这块酒心巧克力出现的意味。

——他愿意接纳并深爱每一种情绪的他。

06

此次上海经济酒会,谭宗明和陈亦度都受邀参加,虽然已是伴侣身份,但这种场合还是不适合表现得太过亲密。

两人一前一后地步入宴会厅,简单聊了几句便分开,转而去应承来自各方的问候。

等谭宗明终于抽身出来,满场去找陈亦度时,他的表情微不可查地僵了一瞬。

陈亦度正拥着一位女子,优雅地划进舞池。

陈亦度边迈步跟上节拍,边分神去看谭宗明,目光带了些不易察觉的心虚。正与他共舞的这位女士是DU的合作伙伴,两方关系一直很好,他没办法拒绝来自她的邀请。

谭宗明笑容完美,正端着香槟看过来,见他张望,还微笑着冲他遥遥举杯示意。

陈亦度见状放下心来,转回目光认真地完成这支舞。

陈亦度是真的以为谭宗明不在意这事——在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糖到来之前。

第一天的糖是糖果界著名异类,秀逗。陈亦度当时正忙着,没特别注意包装,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水果糖,拆开袋子就放进口中,然后瞬间被酸得整张脸都皱起来。

这什么?!

陈亦度不停吞咽分泌出的津液,酸得眼泪都泛了出来。但当那股酸味过后,其下的水果糖变得更加甜了。

第二天是被做成棒棒糖样子的黑糖话梅糖,陈亦度曾经吃过这糖,还觉得不错。

但今天,浓浓黑糖被融化咽下后,其中裹着的话梅也已被软化,陈亦度下意识地吞咽,其中的汁水便被挤出,再次把他酸得一激灵。

???

陈亦度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接下来一周里他又依次吃到了日本超酸脆皮柠檬软糖、绿袋彩虹糖等一系列酸掉眼泪的糖果。

当周日他把马来西亚超酸水果硬糖放进嘴里的时候,已经可以做到面无表情地嚼碎硬糖然后咽掉。

陈亦度丢开糖纸,无奈地靠进椅子。他本以为谭宗明不会在意跳舞的事,没想到他错了,谭宗明再在意不过了。

他觉得这男人简直幼稚得可以了,吃醋就直说啊,这么拐弯抹角的,也真难为能他找到这么多种酸味的糖。

但其实他也不是不受用,谭宗明这副样子,和他在外呼风唤雨的形象差太多了,这种情态的谭宗明,独属于他,只有他看得到。

07

两位总裁之间从此形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谭宗明借每日准备的糖向陈亦度表达心情,陈亦度通过每日吃下的糖来体会谭宗明的心情。

不仅不会腻烦,反而每天都有新的乐趣。

评论(31)
热度(315)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