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杜方】婚贺之七·执子之手

设定方毛没跟家里闹矛盾,见家长啦! @奔跑的蓝汐 

——————————

方孟韦带杜见锋回家的路上,心情是十分忐忑的。

毕竟男子相恋在这个时代本就难被接受,何况他有一个严肃古板的父亲,和一个脾性火爆的大哥。对于杜见锋是否会被方家众人接受,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但是他也不愿一直和杜见锋这么偷偷摸摸的,天下有哪一对恋人会不希望得到亲人的祝福呢。

下了车,方孟韦站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回头去看杜见锋永远令人安心的脸,仿佛要从他身上汲取些勇气似的。

院门突然被打开,方孟敖面色不善地走出来,打量面前站着的弟弟和那个看起来就不顺眼的拐走弟弟的家伙。

方孟韦抿抿唇,拉着杜见锋走上前,“大哥,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

他话还没说完,方孟敖却突然发难,一拳挥在杜见锋脸上。毫无防备的杜见锋被这毫不留情的一拳直接击倒,摔在方家门前的石板路上。

“大哥!”突遭变故让方孟韦惊诧极了,他立即把杜见锋扶起,跨一步挡在杜见锋身前。

杜见锋咳了一声,把方孟韦拉到身后,抬手抹了抹被打破的唇角,无奈地对方孟敖说:“大哥,你下手也太狠了吧。”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两盒长城烟,笑呵呵地塞进方孟敖手里,竟是一副再熟稔不过的样子。

方孟敖不客气地收下,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一边带着两人进门一边说着,“怎么?你拐跑了我弟弟,还不许我揍你小子?”

“哪儿能啊!”杜见锋嘿嘿一笑,回身拉住方孟韦手腕,“那这么说,大哥你同意了是吧?”

方孟敖一阵恶寒,嫌弃地挥手道:“行了行了,别在我这儿装大尾巴狼,赶紧进去吧。”

杜见锋回头看向方孟韦,不无得意地冲人挑了挑眉。

方孟韦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发展,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被杜见锋一路拉着进了屋。

直到见到方步亭,他才恍然发现两人还牵着手,立即放开杜见锋,垂着头站在严肃的父亲面前。

“回来了,先吃饭吧。”方步亭却没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径直去了餐桌前。

“哎!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杜见锋突然一跺脚,一边往外跑一边高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去车上拿点东西!”

方孟韦瞪大眼,不知道杜见锋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这样的失误。他偷眼去看方步亭,老人没什么表情地坐在餐桌主位上,似乎不打算有什么表示,这让方孟韦心里更忐忑了些。

一身军装的男人很快跑回来,手里还捧着一个大红的锦盒。方孟韦更加迷惑,他不记得他们带了这个盒子,更不知道杜见锋此举是想做什么。

杜见锋笑嘻嘻地走到方步亭面前,打开锦盒说了一句让方孟韦受到惊吓的话。

“爸,这就是上次跟您说的特制金瓜贡茶,我托朋友买了一些,您先尝尝。”

方步亭眼睛一亮,面色显然和缓了不少,指了指茶几,示意杜见锋把茶叶放过去,“都过来吃饭吧。”

方孟韦一脸茫然,他明明是第一次带杜见锋回家,都已经做好了被赶出方家的准备,怎么好像突然发现,杜见锋跟父亲和大哥都很熟了似的?熟到杜见锋叫爸,方步亭都没有反驳的地步。

饭桌上,方孟敖拉着杜见锋拼酒,杜见锋自然不能拒绝,只好被方孟敖一杯一杯地灌。

喝了几杯,方步亭重重清了清嗓子,桌上几人都停下动作去看。

“你们两个……”方步亭看了看方孟韦,又看了看杜见锋,“婚期定了吗?”

方孟韦正在喝水,听了这话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他们俩这次回家,就是准备告诉方步亭他们想结婚的事,却没想到被方步亭提前问了出来。

杜见锋赶紧放下筷子被方孟韦拍背顺气,嘴上还不忘回答问题:“爸,我跟孟韦打算下个月就结婚,虽然有点急,可我觉得我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话都被杜见锋说了,方孟韦只能在旁边跟着点头,暗暗揣测着方步亭此时的想法。

方步亭还没出声,倒是方孟敖先道:“地点订好了吗?请柬准备了吗?都准备请哪些人,其中利害关系考虑过了吗?”

杜见锋点头道:“这些我们都想过了,一会儿咱们再细说。”




离了席,方孟韦带着杜见锋去了自己的卧室。刚一关上门,方孟韦就抱臂靠在书架上看着杜见锋,等待他的解释。

杜见锋嘿嘿笑着凑过来,想把人揽进怀中。方孟韦随他动,两人一起倒进铺着白色床单的单人床里。

“孟韦,我承认,我和你父亲还有大哥早就认识了。”杜见锋抵着方孟韦额头,坦诚地说。

“孟敖是很久以前了,我们俩的队伍曾经一起训练过,那时候我们两个还都是新兵蛋子,性格也是一样暴,就认识了,关系还不错。后来队伍分开了,我们也就分开了,再也没见过。要不是你那天给我看照片,我还真不知道他就是你哥哥。”

“我知道他是你大哥以后,背着你来找过他,当时没多想就跟他坦白了,结果这小子他娘的给我一顿暴揍,我还不敢还手,只能站着不动给他打,打得我半个月都没敢去找你。”

“后来我就见到了你父亲,他一开始不喜欢我,但是你看现在,他肯定也被我坚持不懈的精神打动了,你看你男人厉害吧!”

方孟韦嫌弃地撇嘴,习惯性地反驳他:“爸那肯定是被你的不要脸打败了。”

“你怎么说都行,至少现在,不会有人反对我们在一起了。”杜见锋显而易见地开心,像只大型犬一样在方孟韦颈间蹭来蹭去。

方孟韦回抱住他,半晌才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闻言,杜见锋收起玩闹的表情,认真地说:“孟韦,现在这个时期非同寻常,你跟着我本就已经是受苦了,如果再因为我和家里闹翻,与父兄交恶,那是我最不愿看到的场景。”

方孟韦沉默着抱紧他。

初识杜见锋,是在一次学生游行,那时只觉得这个旅长野蛮粗鲁,面对骚乱只会大吼大叫。可后来却发现,那次游行竟被他完美解决了,这让他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之后的一次次相遇,总让他对杜见锋的印象有所改观。渐渐地,他发现这个人并不是什么乡野村夫,反而睿智得很,粗鲁不过是行走于世掩饰自己的一种习惯手段罢了。

他们之间好像没经过告白,也没有谁追谁的过程,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日子一天天过,他们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的时候,表面上是杜见锋占主导,但实际上他对方孟韦可谓是言听计从,总是把一切好事都推到他的身上,自己却只是默默的。

方孟韦抬手轻抚杜见锋被打青的唇角,然后手指被杜见锋尽数包入掌心。男人笑嘻嘻的,“没事,不就是一拳嘛,挨这么一下就能换个孟韦,老子那真是赚翻了!”

方孟韦没说话,只是低下头,嘴唇吻上杜见锋的。这一下,仿佛天雷勾动地火,两人在狭小的单人床上激烈地吻着,凶悍得像是要把对方拆吃入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渐渐停下来。方孟韦眼神亮亮的,微微气喘着望进杜见锋深邃的双眸。

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评论(6)
热度(208)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