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蔺靖】婚贺之三·比翼连理

一个洞房现场! @奔跑的蓝汐 新婚快乐!

————————————

岚曦元年,梁帝萧景琰成婚,封琅琊阁主蔺晨为后,梁帝特携皇后登天坛祭天,普天同庆。

封后大典当日,萧景琰免不了要在宴席上接受祝福,便更免不了喝酒,列战英等知晓他二人一路艰辛的大臣更是卯足了劲想灌醉这位新帝。

于是直到亥时,蔺晨才等到一个晕乎乎的梁帝。这个一国之君砰得关上门,把胆大包天试图闹洞房的人全都拦在外面,然后踩着晃悠悠的步子行至榻前,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一身红衣的男子。

虽不是女子,但蔺晨还是依了静太后的意思,披上了金线绣花的大红盖头,端坐在榻上等候。

琅琊阁主耳力极佳,早听到外面喧闹声移近,却罕见地一动不动等着心上人踏进屋门。

萧景琰突然闷笑一声,跌坐在蔺晨身边。蔺晨伸出一只手来撑住他,默默听着萧景琰清晰的呼吸。

“景琰…”蔺晨低语,缱绻爱意徘徊在唇边。

萧景琰伸出手指抵在蔺晨薄唇边,断断续续地说:“我…很开心,蔺晨……仿佛所有事在一瞬间便都顺了我的意,这真…”

他不消说下去了,鲜红盖头遮住了两人,蔺晨已经吻住了他。

四片唇瓣相接,萧景琰觉得蔺晨的盖头红得过分,像火一般烧进他心底。

他主动伸手去解蔺晨衣带,却诧异地被拦下。蔺晨和他分开,摸到一旁的喜秤塞进萧景琰手中,意图十分明显。

萧景琰便小心翼翼地去探那盖头,武人有力的手竟有些颤抖,但很快,盖头下熟悉的双眼让他恢复了冷静。

“愿我们一生称心如意。”蔺晨一贯清冷的声线也在此时染上愉悦。他又径自取了剪刀,将两人长发各剪一段系成同心结,珍而重之放入锦袋。

萧景琰凝视他的动作,心下满涨着柔软而不可名状的情绪。

蔺晨真是爱他进了骨子里。

放下老阁主琅琊阁不参政事的规矩助他,披上战袍代他征战四方,如今又不顾天下流言,愿以男子之身入宫为后,甘心被束缚在这深深宫墙之中,这情,萧景琰再清楚不过了。

“如此,我们便是结发夫妻了。”一句话唤回萧景琰思绪,蔺晨笑眼看来,“可究竟谁是夫谁是妻,只有我们俩才知道。”

萧景琰瞪他,眼中却也含着笑。

直击婚礼现场

第二天一早,蔺晨便随萧景琰前去向静太后请安。当然,不会有人看到腰酸腿软的皇帝被皇后抱去太后寝宫的场面。

平日伶俐的琅琊阁主,竟也有语无伦次,口齿不清的时候,这可叫萧景琰开了眼。蔺晨往日逗逗飞流,损损长苏,这都是信手拈来的事情,此番对着静太后,竟罕见地紧张起来。

萧景琰坐在他身边低笑,立即在衣衫下被蔺晨揉了一把,却还是止不住笑意,默默坐远了些,笑看着蔺晨紧张兮兮的情态。

“你毕竟是男儿身,如今入宫为后,天下必会流言纷纷。”虽然早知如此,静太后还是免不了担忧。

蔺晨此时却一点犹豫都没有:“母后,之前未来得及向您悉述,我此番入宫前已做好万全准备,也做好了将琅琊阁另托他人的打算,不用太久,百姓便不会瞩目于此了。”

萧景琰默然听着,蔺晨为他放弃了多少,他一分一毫都记在心底,从没有半分忘却。

而他所能作为回报的,便是真心爱他、敬他,与之相守相伴,永不离弃。



回到寝殿,蔺晨显然不甚开心,萧景琰怕他郁结,便主动开口:“蔺晨…”唤出口却又语塞,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没想到蔺晨气恼地转身瞪他:“人道婚后人心易变,我却不曾想景琰你变得如此之快!”

萧景琰一头雾水,不知道蔺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竟当着母后嘲笑于我,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为夫留啊。”蔺晨对他指指点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萧景琰愕然,没想到蔺晨所思与他所想根本大相径庭,不过见人并未像他担心的那般,便敛了心思嗔道:“怎的,你笨口拙舌,还不许朕笑了?”

蔺晨爱极了他这副样子,立即把人捉进怀里抱着,手已不规矩地探进龙袍。他埋进萧景琰颈间啃咬舔 舐,还含混不清地说着:“看来为夫非要重振夫纲不可了。”


评论(10)
热度(277)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