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歌

【楼诚】婚贺之一·永不别离

 @奔跑的蓝汐 ,我蓝今天结婚啦!

——————————

四十七岁的明教授在巴黎当地小有名气,他的经济学课程生动有趣又不失严谨,许多青年学生慕名而来,想拜入明教授门下。

大家都知道明教授还有个弟弟,是一位瘦一些的双学位明教授,平时主要教建筑学,但他的经济学也十分厉害,与他哥哥难分伯仲。

明楼主要出没在学校和公寓,生活简单得一目了然,所有想一睹明教授风采的人只能在学校见到他。明教授自己说:“我是一个恋家的人,不很擅长社交活动。”

而明诚则不太一样,他负责他和哥哥的日常生活,经常在下课后西装革履地走进市场,用温柔的微笑迷得卖番茄的老妇人给他免去零头。

他还曾悄悄溜去学生们的舞会,优雅的姿态和俊朗的面容俘获了许多少女的芳心。你说年龄差距?三十几岁可是男人的黄金时期啊。

可今天,明楼破天荒出现在了市场,非常熟练地挑选蔬菜,被红红绿绿的蔬果包围,黑色三件套西服格外显眼。

于是大家很快便都知道了这件事,纷纷趁着明楼离开前的时间来围观。有大胆的人冲明楼喊道,今天怎么不是明诚教授来啊!

明楼就笑眯眯地摆手,用流利的法语和他们交谈:“今天可是与众不同的日子,一会儿阿诚来时各位可要替我保密了。”说完还向人群来了一个wink。

明楼,一个极具东方古典气息的男人,不撩则已,可一出手便不得了,围观群众纷纷点头,表示明诚一定不会得到任何消息。

明楼得到保证,便心满意足地抱着一大袋食材离开市场,慢悠悠往他们住处行去。

x

明诚教授下了课,见没人打算提问,便两手空空地出了教室。明诚上课从不用教材,却能分毫不差地讲出当天要点,还有许多扩展知识。更难得的是,明诚教授的课向来幽默生动,没有一个学生会在他的课上舍得睡觉。

回家的路上,明诚本打算去市场转转,但又想到家里还有些前一天买的小土豆,便打消了念头。

甫一进门,前特工明诚便敏锐地发现了一些变化。明楼书房里黑着,没有一点声音;而屋里弥漫着浓郁的香味,闻起来像是西湖醋鱼。

他快走几步,便看到拐角的厨房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忙碌,而餐桌上已经有了几盘热气腾腾的菜品。

“大哥?”明诚疑惑地走进厨房,看向围着深蓝方格围裙的明教授。

明楼闻声回过头来,“回来啦,可真会赶时间,去洗手吧,马上就能吃了。”

明诚晕乎乎地被赶去换衣服洗漱,回来时明楼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正坐在餐桌前等他回来。

“大哥,今天刮什么风啊?”明诚笑着问道,一边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鱼肉塞进嘴里,然后眼睛便亮起来,“好吃!大哥你什么时候学的,怎么还藏拙啊。”

明楼一脸无辜,“之前小阿诚把我照顾得太好了,我都没有用武之地啊。”他给明诚夹了一块锅包肉才接着说:“这不是一有时间,我就立即做给你吃了嘛。”

明诚有好久没听过明楼唤他小阿诚了,此时突然觉得面上火热,只好低头扒一口饭。

明诚发现,桌上几道菜量都不大,但每样都是他小时候喜欢吃的,没想到明楼还记得。

明楼仿佛能听到他心里的话,突然开口道:“这些菜都是你刚来家里时,好不容易才答应告诉我的。你看我记忆力还不错,一道都没少吧!”

闻言,明诚忽然有些鼻酸,许是早年的情报工作耗费得太过,回到巴黎后,明楼的记忆力衰退,精神也时常不好,明诚不止一次撞见他在备课时打盹或出神,又很快倏地惊醒,把脸埋进手掌中长叹。

此时,明诚也只是隐去忧虑,笑望着像小孩子一样急于得到表扬的明楼,面色认真地点头应道:“是,大哥总是记得这些。”

如愿以偿的明楼于是又拿起勺子给明诚盛了小半碗松仁玉米,当年的小阿诚最喜欢这种甜甜的食物。

“对了,今天接到小佟来信,说上海一切都好,叫我们不必挂心。”

“如此便好。”




明诚猫儿一般懒洋洋靠在明楼肩上,抓着他的手指随意把玩。明楼近来愈发清减,手指骨节分明,脸颊也隐隐看得出颧骨。

明楼突然把手抽出,满是严肃地叫明诚坐好。明诚不解但还是依言照做。

他从衣袋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红天鹅绒盒子,吞了吞口水才放在明诚手心中。明诚打开锦盒,一对朴素的指环静静躺在盒中,在盒盖开启后反射着柔和的光线。

明楼拈起其中之一,又握住明诚修长有力的右手,难得有些紧张:“诚愿与吾偕老否?”

毫无预料的明诚心下惊喜,却还是被明楼的紧张严肃逗笑,“Yes,I do.”他狡黠吐舌,故意不接明楼的话茬,改用英文回答。

明楼却不甚介怀,只郑重其事地将银白指环套上明诚无名指,又低头落下一吻。

银白戒指尺寸贴合,丝毫不差地与明诚手指吻合。明诚也依样拿起另一枚戒指,握着明楼的手道:“大哥,我知道你一定愿意与我生死与共,我就不再问了。”说罢,指环已经套上了手指。

没做反抗,明楼只是笑,眼中是化不开的爱意。他与明诚一路坎坷,几经生离,险些死别。如今,终是圆满了。

明诚仔细端详无名指上的银戒,明楼在一边发话:“刻了字的。”于是他摘下来,便看到戒指内圈用正楷刻着四个字。

永不别离。

明诚眼圈发热。永不别离,是他们在那无边黑暗中的向往,如今,竟真的可实现了。

明楼又俯下身从矮桌抽屉中拿出一张纸,显然早有准备,纸上是一双盘旋的巨龙。

他旋开笔盖,蹙眉一丝不苟地写道:“嘉礼初成,良缘遂缔……”

明诚只看了开头一行,便知道明楼在做什么。虽然他们一起接受了西式的教育和思潮,但从骨子里,他们永远忘不了自己的血脉源头。

明楼把婚书拈起,郑重其事地晾干油墨,才转交给明诚,那张薄纸便被明诚珍而重之地收起。

 

嘉礼初成,良缘遂缔。情敦鹣鲽,愿相敬之如宾;祥叶螽麟,定克昌于厥后。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永结鸾俦,共盟鸳蝶,此证。

 


评论(22)
热度(460)
©简歌 |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你永不分离,千千万万世纪。